反社交照片分享应用Rando宣布下架

差不多一年前,我写了一篇关于照片分享应用Rando的文章这款应用是由伦敦应用及设计工作室ustwo打造,该工作室此前发布了多款精彩的应用(包括受欢迎的迷幻游戏Whale Trail)。Rando令人兴奋之处并非在于提供另一种与朋友分享照片的途径,相反它实际上根本不这样做。Rando完全是关于随机照片分享。

rando-tiles

简短、随意

这款应用要求用户上传一张照片,然后将与完全陌生的其他用户分享,这可能你永远不会知道接收图片的人到底是谁。作为这种随机数字赠礼的回馈是在一小段等待时间后,一幅由其他人拍摄照片将出现在你的屏幕上,该照片也是来自于随机的陌生人。

这种等待是故意设置而成的,特地不做到即时显示。它促使用户慢下来,领略风光,思考所拥有的内容——不必急于探究下一秒的精彩。Rando希望用户更多地享受当前的瞬间。

Rando上分享的照片也不可避免地不同于常态。发送和接收的照片并不像经过完美裁剪、专业过滤和标准对称的Instagram照片,或者Facebook上不断重复的婴儿、婚礼和饮酒作乐照片。在这个反社交网络上,不会充斥各种自命不凡。

Rando成为了另一款在社交照片分享社区盛行的应用。尽管这款应用的设计非常精美,但其产生的内容却是较为平常、平凡、单调。该应用要求使用者只能分享新拍摄的照片,不能选择图库的内容,用户藉此了解其他人的真实生活。Rando上的照片可能来自你所在城市的用户,或者是世界其他地区的外国人。偶尔,Rando还会为你带来意外的惊喜。

有时候,通过Rando分享的照片令人感到不可思议。但更经常的情况是,它们较为平淡。房间里某个无关紧要的角落,模糊的界线,神秘的黑暗——事实上这些就是用户拍摄分享至该社交网络的内容。尽管如此不完全和不完美,但Rando引起了用户的想象力——要求他们自己构思缺失的社交内容。就像一本好书,这款应用要求积极思考的阅读者。

Rando总是故意反社交。Ustwo希望将这款应用作为试验,了解当剔除所有的数字设备、赞、评论、收藏、关注之后,会发生什么情况。在Rando应用内,用户是不能进行评论的,也不能关注特定用户;这里也没有“赞”;除了分享的图片外,没有任何文字或表情作为描述;但拍摄的地理位置可以显示出来(前提是用户启用)。

要了解一年前这种反社交的东西是多么反常,请看看新闻报道的标题是“Ustwo的 Rando是一款随机图片分享应用,特意冷落社交功能”。特意冷落。任何助理编辑都明白,冷落意味着某些东西是多余的。冷落暗示了故意,我在一年前之所以重复语意,就是为了强调Rando的反社交倾向实际上是有意为之,并非意外。

更广泛的反社交浪潮

一年过去了,反社交的东西、随机或者匿名不再稀奇。现在有各种反社交网络、匿名网络。得益于Snapchat的崛起,存在时间极短的自焚信息——要求你记住所发出的内容,已经跃升成为主流。匿名也成为了小道传闻传播的催化剂和促成者,或者让青少年谈论更多,或者传播更多小道消息。显然,Rando已经促生了多家随机照片分享的仿冒网站。

国家安全局爆料者爱德华·斯诺登(Edward Snowden)去年透露的消息,也强烈地引发了对网络隐私运动的探讨和兴趣,这种运动使反社交成为了必需,因为这能使用户避免其个人数据被偷窥。

突然间,将你在网络上所做的一切事情与你的现实世界身份联系在一起,似乎不再是没有害处。尽管社交网络已经成为绝对主流,但显然的是,过分社交化并不是好事情。私密地进行部分网络活动,比坚持将所有事情都公布到Facebook的公开记录上更有趣。

但是,尽管这种反社交化趋势将进一步扩大,但Rando并不会从中受益。TechCrunch确认,这款已经推出一年并获得接近100万下载量的应用将于今天永久下线。

不可避免的灭亡

一款应用程序的“灭亡”可以有很多原因。通常,应用程序被下架是因为他们的受欢迎度不够。在Rando的情况,它并不是因为使用少而被关闭的。既然下载量接近100万,可以认为这是ustwo较为重要的一款应用(在一定程度上,该工作室最受欢迎的应用Whale Trail自2011年10月推出以来,下载量达到520万)。

上架期间,Rando共出现几次下载高峰——有赖于Reddit文章报道,或者一位韩国流行音乐明星向粉丝表示他也用这款游戏。其中一次高峰甚至达到每天下载3.4万次。但是下载量并不等于持续使用,这个方面决定了Rando离下架不会很远。

要让ustwo保持Rando,主要的问题是这款应用的使用量已经超过其试验根源支持的范围。这款应用没有背后支持的团队,因为并没有相关的商业化策略,因此没有营收来帮助使其持续运作。事实上,最近Rando一直由ustwo的Kenny Lövrin(Rando最初想法的提出者)管理,他将其作为闲时的激情项目。

Rando一直以来都是ustwo的“编外项目”,该工作室的主营业务是为其他公司打造应用程序,也通过其应用获得收入。Rando从未看起来像一项生意。这是一种学习型试验,虽然成功,但不可持续。

不过Lövrin的确让Rando坚持了一段时间。尽管这款一人支持、横跨三个移动操作系统平台的应用可能不会永久持续,但Rando还是坚持到了上个星期——巧合的是,在这个星期里,因Reddit激起的兴趣使这款应用再获得大约8万下载量。因此Rando仍然在吸引兴趣。

致命的一击来自于外部行为,20岁的俄罗斯程序员Artëm编写了一段编码,逆向还原了服务器的应用程序接口,使5万张相同的照片涌入到该系统。这意味着,他能够一下子“偷走”所有上传到Rando的原创内容,无需再通过上传新照片获得新照片。这可能称得上是一种数字抢劫,违反了Rando以一换一的精神。

我通过即时通讯软件与Artëm交流,他完全无意获得大量随机照片——相反他只想测试这款应用的极限。他还表示,自己并没有意识到Rando并未设置反溢出系统,并且下班回家后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照片被上载了5万次。“作者应该对上载照片数量设定限制,或者至少决定在10到20分钟内是否有超过1000张照片上传,”他说,“作者应该不只是考虑用户,还应该考虑那些捣乱的人。”

Ustwo封杀了Artëm的账号,不过他创建了一个新账号,并且重复自己的行为。此外,他的大规模上传脚本已经分发到网上,因此其他人开始予以使用。Ustwo将一个服务器关闭一段时间,以期解决这个问题,但该工作室告诉TechCrunch称正确的修复需要对后端以及Rando全部三款应用进行“大量”开发,在这款应用未有商业化计划的情况下,该公司不希望进行这方面的投资。因此,Rando只能下架。

反社交的问题

尽管Artëm的行为是促使Rando下架的直接原因,但可以明确的是这款应用在目前的状态系是不可持续的,因为资源有限而且没有收入。Lövrin指出, ustwo曾尝试将这款应用转为付费模式——收费0.79欧元——不过下载量马上大幅减少。

开发高级内容以进行应用内下载可能是另一个让Rando维持的可行办法,不过考虑到ustwo对Rando采取的激进反社交立场,扩展其特色功能的空间并不大。此外,增加新的特色功能将再次要求资源和投资——显然这是ustwo不愿意冒险的。

不过,对于将Rando转让给某些认为自己能够让这款应用保持在线的人士,ustwo持开放态度。“反社交理念最近非常受欢迎,因此有可能有一些可以通过Rando赚钱的办法,只是我们还没有发现,”Lövrin表示。“对我们来说,如果有人能够来到说‘我们非常喜欢这款应用;我们能给他一个新家’,那就太好了。”

Lövrin指出,一个错误的举措是ustwo过分扩张,在三个平台上发布Rando(首先是iOS,之后是Android以及Windows Phone)。该公司希望通过这样展示其作为应用开发工作室的能力,但是对于Rando而言,这意味着支持费用高很多,并且任何的漏洞修复都必需在三个平台上推出。他表示,修复每个漏洞的费用甚至不是增加2倍而是4倍。如果将Rando保持在单一的移动平台,那会使其容易管理很多。

但是对于Rando而言,最大的问题似乎是其绝对反社交的立场,ustwo的确略微软化了这种态度,增加了一项特色内容,让用户表达自己是否喜欢这张照片。这意味着用户可以看到他们发送的Rando照片,而且知道这些照片最终与谁分享,以及他们是否喜欢这张照片。这已经使Rando略微改变其纯粹反社交的立场。

不过既然已经如此强硬表态反对社交,进一步回退并不是合理的选择。Lövrin 表示:“按照我们的情况,通过高调宣称‘我们将不会实行社交化’,我们有点把自己逼入绝境。因为很难同时打破这个誓言又不让自己丢脸。”

Rando的部分问题在于,开发者设置社交功能的原因在于:它具有粘性。它让用户逗留在这款应用或服务中并且经常使用。因此,如果你特意除掉所有这些社交吸引力,那么要让用户持续使用肯定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任务。至少在没有增加一些令用户上瘾的因素(例如,在朋友群之间保持匿名性,至少可以让用户尝试去猜测谁是谁,或者猜测流言的内容可能来自谁或者留言的主角是谁,请参考Secret 和 Whisper等应用)的情况下,情况是这样的。

Rando并没有统计月活跃用户数字,不过有一项数据可供参考——过去两个星期登录该应用至少一次的用户比例徘徊在15%。因此,换言之,比例非常低。这突出了要让某些真正反社交的东西具有足够粘性从而成为主流,是比较困难的。人们可能下载该应用,使用一小段时间,不过当下一款新潮应用推出后,他们的注意力可能被分散并忘掉Rando。

“用户留存率一直是Rando难以解决的问题,”Lövrin表示,“很多人下载我们的应用,但是我们不能够让用户的兴趣持续很长时间……我认为很多(下载Rando的)人并没有安装这款应用。”

毫无疑问Rando的确有一些粉丝(我是其中之一),即使这些用户没有经常使用该应用。在一年内,只有不到2000万照片被上传到该项服务(不包括上周的意外事件)。不过在用户数量较少的情况下,面对零营收潜力以及越来越大的基础设施/支持费用,这是不可持续的。

令人感觉讽刺的是,尽管现在有很多努力和创造性想法正围绕Rando等开发商形成的反社交运动,但是早期冠军却走向了不同的结局。

Lövrin表示,一些巧妙的策略也能帮助这款反社交照片分享应用实现商业化,其中一个想法是创造一款配套(付费)应用,用来分发被Rando警告和过滤的不合适内容,例如色情照片。不过这样做并不符合应用工作室的风格。

他补充说:“很多免费应用程序都是根据其拥有的数据进行出售的,不过我们的情况有点特别,机关我们有很多数据,但这是不同类型的数据,因为具有匿名性,并且它是随机照片。在考虑价值的时候,你认为我们拥有很多数据,但是究其用途,却并不是那么明显。”

希望有人能想出一个办法,拯救这款激进的反社交应用。

同时,请安息吧,Rando。

“很多人表示他们非常喜欢这款应用,”Lövrin说。“我们很高兴,用户享受使用这款应用……将它下线,令人百感交集。我从如释重负变为深深的哀伤。”——如释重负当然只是指卸去了支持这款单人应用的负担。

“对我们来说,这是一种非常不错的学习体验,从技术角度看,我们要处理非常大量的数据,”他补充说。“即使数据的级别没有达到Facebook和Instagram级别,但仍然超过我们的预期,因此我们获得了一种新的体验,可以加入到未来的知识产权和客户工作中。”


分享到